看到了就顺手转上来,基本和我个人的观点很接近,另外这也是我喜欢罗森的一个原因,坦诚、实话实说,不做作。

回答民族观念一事

其实之前我大概就料到会这样了,只不过我还是希望保留一个机会,来尝试沟通。

不过,很遗憾,既然你不愿意尝试理解我的想法,态度强硬,那么我也不用尝试理解你的观念了,你说的东西,我就砍掉吧。彼此都没有兴趣理解对方脑里想的东西,无谓的发言只是浪费口水而已。

无关乎知识、男女、种族、收入,两个不同的人要讨论之前,必须建立的一个最大共识,就是有诚意要相互了解,不是要坚持一定有一方被说服。如果能做到在讨论后尽管不信服对方,继续坚持自己的思想,但能够理解对方为何选择这种思想,那这场讨论也就不是没意义,而这个,也就是文明的开端。

我是个中国人,因为我说中文,写中文字,喜欢中国的文学与诗歌,更重要的一个理由,是因为我喜欢中国。可是,如果你确信自己能代表中国十二亿人,如果你代表的中国不喜欢我,我也可以不是中国人,因为我喜不喜欢中国,比中国喜不喜欢我重要得多了。

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不是原始农业时代,距离工业革命也几百年了,新的思维与观念不停在出现。在某些人眼中,我是思想有问题的激进派,而我眼中也有更激进的一派,假如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眼中的激进派赶尽杀绝,那么人类就没有二十二世纪可言了。尊重与理解,是走向下个世纪的开端。

金发的、黑发的、红发的,还有没头发的,这个世界似乎宽广,又似乎很小,假如一直待在自己国内,感觉或许不明显,不过,当人们在洲与洲之间常常移动,国籍的问题就变得很渺小,血液似海,血统似海,今天我飘到哪一处,能够睡个好觉,那里就是我的国家。

你有你的观念,我也有我的观念,不管共产和民主哪个好,相互尊重,不把想法套在别人头上,这点是超越政体的共识。泱泱大国,悠悠汉土,应该有相符的器量,过度的崇洋媚外是不好,可是如果连一点自由与喜好都容不了,这个大国不是太狭隘了吗?

我对大陆与中国,从来不曾抱有恶意过,但有些东西,是彼岸读者必须要了解的。两岸毕竟有著四十年的分隔,彼此受著不同的教育,这之间造成的许多分隔,不是简单一句“同文同种”就能消弭的,人类和大猩猩的遗传因子只差0·03%,这何尝不是“同文同种”,但有人会认为黑猩猩与自己毫无分别吗?

大家不知道有没有过这样的经验,在家里被老爸老妈指著鼻子说“因为你是我儿子,所以你就要像我一样!#@%∧”,那时候你的心里是什么感觉呢?被人指著鼻子说“因为你是中国人,所以你就要像我一样@#%∧”就是那样的感觉。

不同的教育与环境,影响著不同的人。彼岸同胞坚守民族主义的荣光,这边的同胞则是希望把民生主义放在民族之上。在双方的观念里,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。我并没有要否定哪一方的正确,只不过希望双方理解,世上有很多种正确,别因为强要把一种放在最上头,搞得大家“抛头颅洒热血”。

我不会说大陆的同胞不对,因为我如果在那边长大,今天或许也会高呼“中国万岁,杀光日本狗”,不过,大陆的读者们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们生在台湾,今天或许也会听著「杀光日本狗”的呼声,耸耸肩笑一笑,放下手中的日本写真集,拿起刚出版的日本漫画,然后听韩国歌呢?

假如硬要说两方之间有一方错了,那么谁错了?谁又该负这个责任?我想这个问题,这个世纪内很难有回答的。

有一点,是怒气冲冲、姿态很高的大陆朋友,所不能理解的事。“汉奸”两个字,是中国人五千年来最大的恐惧,这点是不错的,但是你们不了解,“汉奸”两个字的意思,是会变的。

在台湾这里,喜欢日本东西,写书用日本人名,这不叫汉奸;和大陆的中国人和气说话,表达善意,这叫做“汉奸”,就好比我现在这样,希望能与大陆方面的读者交朋友,这在目前的解读中,我正在出卖台湾,是个不折不扣的大“汉奸”。

听起来很不可思议,对不对?但世界上就是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,超乎我们的理解。

我喜欢日本的风土人情,精致文化,这是个人的自由,就像我也喜欢萝莉,喜欢吊带袜,喜欢麻辣火锅,这都是我的人身自由,与旁人无害,与中国无害,可是大陆那边说我是汉奸;我希望海峡两边的中国人能够和平共处,可以一起迈向繁荣,可是台湾这边也说我是汉奸。

汉奸,汉奸,一不小心就成了双面谍。双面谍耶,听起来多么响亮,多么伟大,但奇怪的是..... 我什么事也没做过,生而于世这件事,就是我的原罪,台湾外省第三代的原罪..... 这些心情,彼岸的你们,懂吗?无所谓,我知道你们不屑去懂的。

要喊什么民族至上的人,请离开吧,我并不介意你们到简体论坛叫喊什么我不配当中国人之类的话,毕竟我的收入来自台湾,而在台湾,被人打上“中国人、外省猪”的标签,比被打上“汉奸”两个字,可怕得多了。

Tags :无所思民族罗森

Donate:Buy me a coffee|文章有帮助,可以请我喝杯咖啡